上单雷恩加尔和刀女
畢馬威德勤卷入新華集團與GE糾紛
信息發布:網站管理員       發布日期:2014-08-07       瀏覽量:1641      

繼2004年業界轟動一時的錦州港虛假陳述事件后,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再一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8月1日,在一起侵權賠償糾紛案中,畢馬威華振會計師事務所上海分所(以下簡稱畢馬威)敗訴,被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認定為出具了不實的審計報告。

同時,和畢馬威案件相關,另一家國際會計行業大鱷——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勤)也被推上被告席。

畢馬威為何成被告。

這起案件源于新華控制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華工程)編制的2005年度會計報表及畢馬威為此出具的審計報告。

2006年,新華工程編制了2005年度會計報表,認為公司以1994年11月30日為基準日評估資產及調賬的會計處理不符合《企業會計制度》規定,于是進行追溯調整,并且同時根據公司董事會決議決定將未分配利潤補足因上述會計差錯而多計的實收資本。

此后,同年的3月31日,作為新華工程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畢馬威為其出具了審計報告,認為新華工程2005年度的會計報表公允地反映了新華工程在2005年12月31日的財務狀況、2005年度的經營成果和現金流量。符合財政部頒布的企業會計準則和《企業會計制度》的規定。

于是在2006年4月,新華工程以董事會決議形式,決定將900多萬元從未分配的利潤調整至注冊資本。

這一調整遭到新華工程股東之一的上海新華控制技術(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華集團)的強烈反對。

新華集團認為新華工程在編制的會計報表中違反法律規定,對其以1994年11月30日為基準日的“資產評估增值部分入賬增資”會計處理錯誤地進行“追溯調整”。新華集團有關人士對記者說:“這不僅使我們的凈資產減少,也讓我們在受讓以前股東的股權時承擔了更多的受讓成本和風險,同時歷年資產重估折舊后的利潤分配給各股東并繳納了所得稅,也使我們蒙受了損失。” 
新華集團同時指責畢馬威出具的審計報告為“不實報告”。

“為此我們蒙受了巨大損失。此后我們又多次與新華工程交涉,均沒有結果。”無奈之下,新華集團選擇了訴訟,將新華工程以及畢馬威告到了法院。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于2007年12月11日受理了這起侵權糾紛案。由于雙方的爭議焦點圍繞著畢馬威出具的審計報告,一時間,行業內對畢馬威議論紛紛。

畢馬威被法院認定出具虛假報告。

8個月后,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新華工程與畢馬威被判對新華集團共同承擔法律責任,并承擔賠償義務。

閔行區法院在判決書中稱畢馬威“沒有盡到最基本的謹慎注意義務,具有過錯”。

據悉,案件中兩大焦點成為關鍵,其中之一就是畢馬威的審計報告問題。

第一個焦點集中在新華工程2005年會計報表有關“重大會計差錯更正并追溯調整”的合法性上。

新華工程表示,雙方爭議的會計報告只是其記載的標準有爭議,“如果確認為不實報告,也不產生所謂的賠償責任,后果亦只是其在賬面作相應調整。賬面的加減問題,并沒有產生實際損失”。 
上海市閔行區法院認為,新華工程的股權在十年間發生了數次變動,其追溯調整行為,否定了以前國家相關部門的有關批復,否定了原公司資本結構,亦影響到公司曾發生的股權轉讓份額、效力等問題,新華工程的“差錯更正并追溯調整”在程序上并不合法。

第二個焦點是畢馬威的審計報告是否屬不實報告,畢馬威的行為是否有過錯。

對此,畢馬威稱,新華工程編制的會計報表已經過法律規定的公司負責人和會計負責人的簽署,而畢馬威對此出具審計報告時,遵循了中國審計準則的要求,出具的審計報告不存在誤導性陳述和重大遺漏。 
有關會計法專家表示,根據公司法和證券法的規定,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不實報告可以分為三類:虛假性報告、誤導性報告和重大遺漏性報告。而虛假性報告又分為兩種情況:一為未能審查出被審計單位財務信息中的虛構銷售文件、數據;第二種為未能審查出被審計單位因不當使用會計政策而出現的錯弊。

法院指出,畢馬威的審計報告屬于虛假性報告的第二種情況。

根據一審判決,新華集團勝訴,新華工程應賠償新華集團損失。而畢馬威的行為屬故意行為,應與共同侵權人新華工程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緣起托管金之爭。

自1995年始至2004年,先后有7家會計師事務所為新華工程的會計報表進行了審計,并均出具了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這其中就包括原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中的安達信?華強會計師事務所、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和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

“畢馬威在對新華工程2005年的會計報表的審計報告中,認同了新華工程的‘追溯調整’,這等同于否認了前七家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工作。”新華集團有關人士說。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畢馬威出具了不實的審計報告?

據知情人士透露,畢馬威為新華工程年度會計報表審計的費用大概在10萬元左右。而據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以下簡稱中注協)官方網站披露的信息顯示,畢馬威在2007年的總收入近20億元。 
兩相對比,難道畢馬威會為了10萬元而賭上百年的“誠信”聲譽?亦或是新華工程會計報表的錯誤隱藏得天衣無縫,讓畢馬威在整個審計過程中根本無從發現? 
答案并非如想像中簡單。

事情還要從新華工程被新加坡通用電氣太平洋私人有限公司(下稱“GE”)并購之后說起。

實際上,新華集團與新華工程素有淵源。2005年3月31日以前,一直是新華集團控股管理新華工程,隨著股權的多次變更,以及跨國公司的介入,新華集團與新華工程產生了難以調和的矛盾。 
1988年8月,新華工程的前身新華電站控制工程有限公司由新華控制技術聯合開發中心(新華集團前身)、華能發電公司、香港永新精密機械有限公司合資組建,注冊資本為50萬美元。 
此后,新華工程的股權數次發生變更,在準備上市的過程中,引起了國際上知名制造業企業的興趣。2005年3月31日起,通過股權受讓,GE直接和間接擁有新華工程90%的股權,成為新華工程的控股股東。 
但是并購之后,卻因一系列的事件令新華集團沒齒難忘。

GE從新華集團等收購新華工程的部分股權這一交易完成后,雙方約定將轉讓價款的近30%作為托管金,保存在花旗銀行香港分行的專門賬戶里,托管期限為2年。 
按照約定,2007年3月31日,這筆錢應該付給新華集團。

在托管協議到期日前的2007年3月7日,GE公司以軟件許可、環保、未披露的重大合同、潛在的稅務責任、違反不競爭不干擾義務等事項向新華集團索賠,再加上以新華工程“凈資產調整”提出進行購買價調整的要求,托管金總額被全部凍結。

新華集團有關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這次新華工程通過追溯調整將凈資產減少535.98萬元的真正目的,是控股方GE為了凍結托管金,阻止新華集團拿回該筆托管金(屬于股權轉讓價款的一部分)。

“而畢馬威是GE的長期合作伙伴,所以很有可能幫助GE達到目的而出具不實的審計報告。”該人士說。

針對種種說法,記者致電畢馬威,其市場部的程小姐以“公司法務部門正在處理,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為由拒絕接受采訪。

與畢馬威在2003年由于牽扯進“14億美元虛增利潤的美國施樂公司案”而到處喊冤的形象不同,這一次其在中國遭遇的訴訟中卻選擇了緘默。

而新華工程市場部的一位負責宣傳的女士則稱:“不太清楚。我們是GE的下屬公司,你們應該去找GE中國。”但GE公關部負責新聞媒體的郭先生的手機卻一直無人接聽。 
據悉,新華工程和畢馬威已于近日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德勤也被起訴

圍繞著新華集團與GE的糾紛,另一個世界知名會計師事務所也被卷入其中。

在針對新華工程和畢馬威的訴訟后,新華集團以德勤出具錯誤報告而導致新華集團蒙受損失為由將其訴至法院,第二被告為新華工程。新華集團索賠兩被告連帶賠償240余萬元。據悉,法院已于8月21日立案受理。 
案件同樣圍繞在新華集團與GE關于股權轉讓的托管金之爭上。

據新華集團法務經理劉戰堯介紹,2007年2月28日,德勤受新華工程的委托,出具了《新華控制工程有限公司2003、2004及2005年度轉讓定價分析報告》(以下簡稱《分析報告》),其結論為,2003、2004年度及2005年度,新華工程因“轉讓定價”問題將被稅務機關進行所得稅納稅調整,數額最低為人民幣65.9909萬元,最高為人民幣2149.3210萬元。 
“于是依據含本報告在內的有關證明材料,GE向花旗銀行香港分行發出了買方證明,同時向我們發出索賠函,阻止了花旗銀行香港分行于2007年3月底將托管金支付給我們。一年來,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下降11.2%(截至2008年8月15日),我們公司為此蒙受了240多萬元的匯率損失。”劉戰堯說。

“一系列證據證明,在原告控股新華工程期間,新華工程并不存在將因所謂的‘轉讓定價’而被稅務機關進行納稅調整的問題。”劉戰堯對本報記者說,“德勤出具的《分析報告》顯然是錯誤的,而正是基于這份報告,才導致我們公司承受了巨大的損失”。

中注協關注畢馬威

中注協監管部的一位人士向記者介紹說,目前中注協已經注意到畢馬威的案件,協會對確屬違規的企業會根據協會內部規定《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會員執業違規行為懲戒辦法》來加以懲戒,懲戒種類有訓誡、行業內通報批評和公開譴責三種。該規定還指出,中注協認為會員的違規行為應當給予行政處罰或可能構成犯罪的,應當及時提請行政、司法機關調查處理。

在對會計師事務所的監管方面,中注協更多的是一種會計行業自律職能,行政處罰權則歸屬于財政部。

據了解,中注協主要是根據審計準則對會計師事務所進行監督,檢查其是否按照審計程序進行審計,相關取證、函證、盤點工作是否盡到了盡職勤勉的義務。而財政部和證監會也會依照有關法規,作出行政處罰,嚴重的還將移送司法機關。所以,畢馬威是否會受到行政處罰或者行業懲戒,目前還難以預料。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國會計學會的理事稱:“因為面臨著巨大的執業風險,‘四大’(指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記者注)的誠信是在國外考驗出來的,但在國內處于寬松的環境中,違法成本和風險降低到很小,所以在這種環境中,‘四大’很難獨善其身。包括‘四大’在內的國際性會計師事務所在中國的執業未必完全值得信賴,國內的投資者和企業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

相關信息

上单雷恩加尔和刀女 就爱棋牌游戏大厅 台湾5分彩历史开奖结果 赛车pk10改单稳赢 热门棋牌类游戏 江苏时时规则 25选5胆拖号码预测 网络彩票是否软件控制 新疆时时组三计划 mg如何把分隐藏起来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福彩35选7怎么选号 上海时时乐单码走势图 新时时彩网易 乒乓球即时比分 大地彩票? 重庆时时助手安卓版